终于画完的一单,我好磨蹭·······

这个星期的两张人设,一上色就怀疑自己是色盲emmmm

还是尝试想把我写的双玄同人连载第一章完整的发出来,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emmm我……看了一下我记的乱七八糟的剧情思路发现……我怕不是要把我写的双玄同人搞成一部私设如山巨ooc的衍生……我想写很长的其实,但我这个心性我觉得可能性不大,前面铺垫会很多,也许最后大结局才会是文章主cp的戏。゜(ノ)´Д'(ヾ)゜。゜
挺喜欢双玄的,想把两个人的故事写的更完善更精彩丰富,我把我构思了好久的狗血剧情全写进双玄的待改文档了_(┐ ◟ᐕ)¬_
目前待改剧本里私设配角戏多,主cp我觉得到了合适的时候,会让他俩在一起。
我就没写过长篇的,这是第一次想写,别看我拖了这么久,其实我是一直在构思,没办法老...

章四 我们来磕唠磕唠

(提示,为长篇双玄同人,众多私设副cp内容,慎入谢谢)
“这位侠客栈的老板娘在我们予安镇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出身富家却不甘束缚放荡不羁一腔热血,明明是生的娇俏可爱一副惹人怜的模样却偏偏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。”

小二一段话说下来没几处停顿,完了缓了口气,又笑道:“怎么?客官前来打听可是有意……嗯?”

贺玄被小二的一番介绍给听蒙了,拿着瓜子儿的手都顿住了,愣了许久才明白这个“嗯?”是什么意思,立刻辩解道:“不是,你想多了。”

见他这一愣,小二笑的更乐了,道:“喔~是是是,都懂!只是可惜啊……”

解释不通,越解释越麻烦,贺玄满头黑线,道:“我真的……”

“只可惜这殷小姐早就与人定下婚约,你...

章三 夜冷客归温酒待

贺玄走向前,直接翻了墙进去,在这座阴森的宅子里面随意转了转。

从外就看得出来原主是个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,内有大小院落,池上亭台楼阁。虽说破败了些,但依稀可见当年的风光。可惜如今却落得了现在这个下场。

无人居的房屋总是衰败腐朽的快些,本应是桃李花开的最好的季节,可宅内却连那些生命顽强的杂草树木都呈一派枯竭之样。

差不多打探够了,贺玄绕过前庭直往后院,弯弯曲曲的碎石路尽头是一片望不见底的深潭,雨水打出轻微的波澜,碧色的水面上一丝浮萍都没有。

贺玄看了半响,往前跨了一步,跳了下去,溅起的水花惊醒一池涟漪。


鬼不用呼吸,贺玄一路往下游,但刚入春的潭水本就冷的刺骨,越往下越让人受不了,冷到极致仿佛刀割凌迟...

章二 如墨南城画烟雨

倾盆的雨下了整整七日丝毫不见减,可怜了城中新开的桃花,都遭了秧,雨里,一地落英缤纷的凄凉。
不见日光,天总是黑的格外快,染着阴雨,夜幕的颜色越来越深,街边小贩早早收了摊,行人撑着油纸伞,匆匆归了家。
不多时,街上已不见人影,只见雨幕中各户亮起的灯光,为手脚冰凉的夜里添了几分暖意。
入夜已深,一间客栈里,小二刚领了老板娘的话准备关门打烊了,刚拉过门,就被一只苍白的手给截住了。吓得小二心里咯噔了一下,松开了拉着门的手,看着那手的主人走了进来。
这下看清来人了,心里又是猛的一震,瞪大了眼一脸惊恐,哐的一声一个踉跄倒在门槛上,小二扶着门起身,一个腿抖差点又坐地上。幸亏那人眼疾手快,一个伸手就提起他衣领...

章一 似有所偿失不得

第一次见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仇人,是因为一次神武大帝闲来无事,设桃林一宴邀请众神同乐。

红雨缤纷间席地而坐,琼浆玉露,酒香醉人。

来往宾客都是一众白衣翩然,华服金装惹眼。只有一抹淡淡的青蓝,飘来飘去的晃入了他眼。

风师青玄,不错,真没叫错,和风一样能飘,到处转悠找人对酒谈笑,几乎没有一刻停歇的。

许是因为酒喝多了醉的糊涂了,以至于青玄后来叼着杯酒,在贺玄惊愕的目光下,搂着他脖子,将原本就洒的只剩半杯酒的酒杯抵在他唇上,抬头低眉,杯沿撬开唇齿,冰凉泔冽的酒液入喉,涌上的醉意烧的他有些头晕,一时竟忘了推开。

酒醒后也说不清的滋味。

抱着一个:这家伙傻成这样指不定哪天就自己把自己害死了,不行还没让他还清欠我的不能让...

想象了一下前世今生的梗wwww加了个滤镜,手机全景照模式我吹爆~~~

洋:“哎~~~学长,圣诞节,出去浪……出去玩吗?”
箐:“无聊,我哥才不会……”
晓:“好,一起。”

洋:“道长~~~今天有灯会哎,我们去看看吧~”
箐:“幼稚,你以为道长像你……”
晓:“好,阿箐乖,去给你们买糖好不好?”

薛洋一生,犯有何错?

不懂,一言轻信未明人心难测的错。

除此?

不至,一手伤指残而屠人满门之过。

再者?

不得,一遇星尘贪那一颗糖的妄梦。


听着歌画出来的,好想画手书哇·········


这首歌敲好听的,强推www


『It's been so long

已经过了如此之久

That I haven't seen your face

我一直没见到过你的面容

I'm tryna' be strong

我试着坚强

But the...

 突然想到,双玄一个未成神,一个未成鬼前,两人的故事……
贺玄有平寒但完满的家,和很爱他的未婚妻陪伴。
青玄无时不刻都在被白话真仙盯着,而那个时候他除了害怕什么都做不了。
后来换命,贺玄事业连连失败,家人一个接一个离去,恋人更是为守清白自裁,被白话真仙缠上任意志坚定,才最终手刃仇敌,力竭而亡。
而青玄飞升,少君倾酒,一桩美谈,风光无限。
再后来,贺玄假冒地师明仪接近青玄,是本着报复的心理,却成了师青玄口中最好的朋友。
之后,情意破裂,取了师无渡首级,大仇得报,放任师青玄自生自灭。
这两个人,不知道怎么说,无意中欠了彼此很多,又好像在无意中都扯平了。
两人之间的关系僵在了一个最为难的点上。

画的不好...

霜糖

趁过节发个糖

临冬的十月,落着雪的深夜,满城一片灯火阑珊。街上放眼望去满是提着灯游会的人,有提笔赋诗猜灯谜的公子为心上人赢下一盏花灯。有父母笑着陪孩子一起玩闹的。还有平日里不敢碰面,借此私会情郎的深闺小姐。也少不了卖吃食玩意的小贩们,笑着接过铜钱递过一串糖葫芦。

无数的孔明灯携上放灯人的祈愿缓缓升空,满河的莲灯带着祝福思念,顺着水流去向更远的地方。天上地下,一片灯的长河,自人间相接一路向上,点燃了半边沉寂的天,暖了整个冬夜。

师青玄一边感慨着人间气候当真变化无常,白日里明明还暖阳一片,怎么到了晚上就冷的叫人只想一头扎被窝里不问世事,一边拉着贺玄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“明兄来看灯会的人好...

无剧情……画着练的,草稿先放着,画的完的话w

“明兄,我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啊?”

“不是。”

第一眼就倾心的人,怎么可能只甘心做朋友。

突然接到情报爸妈明天上午回来,草草画完草草上色,我真的尽力了,没细化这么潦草是我不对,但是如果明天睡过了我怕不是要死,爸妈在家如果看见我画这种,我怕不是要凉QWQ

中秋快乐~~
今天也要努力找双玄刀里的糖~~
手机很毁像素但是不让碰电脑了emmm
这一组没有我的丑字啦

黑水沉舟大人,要不要我和你讲一讲薛洋和晓星尘的故事……

我看你还敢不敢作老婆

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适合双玄,在想要不要码一篇小短文w

某个缠着弟弟打了一整个暑假的画渣,突然心血来潮画了乔姐ww

手机加了滤镜上传像素全渣为什么emm

线稿在后面,有意者可以拿去练上色ww评论区和我说一声就好啦

随笔大乔,画风与我而言真的很神奇( ¯ᒡ̱¯ )و……有想要练上色的可以私聊我给线稿w本来想去王者荣耀同人征集玩的emmm结果居然截止了嗷
截了头当头像www

© 瓷青 | Powered by LOFTER